俄白制造危机还是西方玩弄“双标”? 波白难民冲突里的“是与非”

2021/11/25

吴健/常立军

本报记者 吴健 特约撰稿人 常立军

这个月,欧洲人最关心的除了天然气价格外,就剩下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危机了。

这边厢,数千难民忍受凛冽的寒风,群情激奋地欲穿过波白边境,前往“富裕灯塔”欧盟讨生活;那边厢,数万武装到牙齿的波兰军警严防死守,水炮、催泪瓦斯、棍棒、狼狗甚至直升机全部上阵。波兰、立陶宛和欧盟指责白俄罗斯在俄罗斯“指使”下刻意制造“难民危机”,把难民作为对西方国家发动“混合战争”的工具,以报复西方制裁。俄白则极力否认,反唇相讥西方国家在肆意摧毁难民家园之后却把他们拒之门外,大玩自由、民主和人权“双标”游戏。波白难民危机里的“是与非”很多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白俄罗斯成中转站

据统计,滞留波白边境的难民主要是伊拉克的库尔德人,单身成年男人最常见,也有不少携家带口的,还有一些阿富汗、叙利亚、伊朗和非洲国家移民。他们往往变卖房屋和家当踏上离乡之路,目的是到富裕的欧洲国家(主要是德国)谋取前程。许多人先到白俄罗斯邻国波兰、立陶宛、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,少数人就地安顿,大部分继续前行。

其实,难民大多数因所在国家政治和经济形势不稳而出走,特别是库尔德人因种族出身在本国难有出路。伊拉克籍库尔德难民阿赫麦德说:“伊拉克实在不适合人住,我家里连电都不通。我想让孩子们有个好前程。”

难民们将白俄罗斯作为中转站,因为这是最安全也最便宜的赴欧路线,一来他们大多数持合法旅游签证前来,二来获得白俄罗斯旅游签证比土耳其还容易。难民危机前的几个月内,伊拉克旅行社给移民办理赴白签证费只有500到1000美元,巴格达到明斯克的航班数量大幅增加,票价急剧跳水。到白俄罗斯后,“蛇头”收5000到15000美元的过境费用,从爱琴海、地中海和巴尔干半岛偷渡则费用较低,在3000到5000美元之间。

难民对峙波兰军队

8日早晨,波白边境数千名难民突然结伙向波兰开进,有几十人爬过边界围墙,但多数人被波兰边防军拦下,愤怒的难民捣毁了波兰库兹尼察过境点附近森林里的营地。白俄罗斯边防委员会称,截至11日上午,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2000多名难民滞留在波兰边境的屏障处,随后又有几个小团体共约200人抵达营地。

难民激增导致波白危机升级。8日晚,边境上第一次传出枪声,两国相互指责开枪的是对方。9日,白俄罗斯一侧的难民开始砍伐树木,并将树干压在边境铁丝网上,还手持刀具与波兰军人对峙,并试图强行穿越。一些人得以入境,另一些人则重回白俄罗斯一侧。

法新社称,按照波兰和欧盟法律规定,难民可以在边防站以口头和书面方式要求避难,白俄罗斯边防人员却把难民引向建有围挡的边境,也不允许已置身波兰边防站的难民返回白俄罗斯。但白俄罗斯谴责这一说法是“弥天大谎”。

15日,难民收拾好帐篷和睡袋,朝布鲁兹吉边防口岸进发,捣破白俄罗斯一侧的围挡,来到波兰一侧的铁丝网前,请求波军放他们入境。16日早晨,难民捣毁隔离屏障,拿着拆下的人行道方砖、石头和棍子向波军抛掷,波军则释放催泪瓦斯、声光弹和水炮予以驱赶。午饭后,难民们离开波兰边境,返回位于白俄罗斯森林里的营地休息。

万幸的是,难民危机已有缓和迹象。由于波军严阵以待,难民大规模闯关的可能性不高,而且进入严冬,缺衣少食的难民很可能面临巨大危机。18日,白俄罗斯清理了边境上的主要难民营地,将难民们转移到布鲁兹吉物流中心,包括儿童在内的近2000人不再滞留野外,可以在帐篷里休息。另有约400名伊拉克人决定回国,导致明斯克机场被挤得满满当当。当天下午,约430名库尔德人办好登机手续飞回伊拉克,这是8月以来的首次遣返航班,另一架航班也于19日飞往伊拉克。

与此同时,白俄罗斯国家航空公司禁止阿富汗、伊拉克、黎巴嫩、利比亚、叙利亚和也门公民登上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到明斯克的航班。欧盟也向该地区国家施压,不允许难民登上飞往白俄罗斯的航班。波军发言人表示,20日后白波边境难民营地上完全无人,但其他地方仍有少数试图穿越的团体。相信随着各方外交斡旋和妥协退让,这场